艷法戰12 - 优优色影院

內容簡介:

  龍毒再度發作的史威恩,狂暴的占有身邊美人,而沈浸歡愉中的勞拉身體竟

產生異變,長出了天使之翼?!

  倚仗超神器——世界之門,史威恩與奧爾亞瑟再次進入「失落的世界」,找

到了龍族,但暗黑教會創始人祖依分身的出現,會為他們倆人帶來怎樣的威脅?

而龍族寄予厚望的納西莫多能否帶來希望?

目次:

第一章 群戰

第二章 天使

第三章 籌謀

第四章 大學城裡的舊人

第五章 未知的世界

第六章 世界之門

第七章 祖依大人

第八章 最後的禮物

第九章 去精靈國

人物介紹:

  祖依大人:暗黑教會的創始人,經歷了不知道多少年,每次都以不同的身份

出現,而他的出現,必將引起腥風血雨。

  艾倫:龍族族長,和整個龍族都被祖依禁錮在失落的世界。

第一章 群戰

    就在史威恩要解開奧爾亞瑟身上最後一件衣服時,他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氣息

朝這邊接近。

    奧爾亞瑟臉上露出了興奮的神色,顯然也感覺到了這股氣息。

    史威恩的理智為之清醒不少,動作也停了下來。

    片刻功夫,一條巨大的黑龍就出現在兩人的視線裡。「黑龍,我在這裡!」

史威恩還沒有來得及把奧爾亞瑟轉移到另一個地方,她已經失聲大喊起來。

    「糟糕了!這條黑龍在失落的世界裡似乎還沒有這麼強大的氣息,看來最近

一段時間它已經恢復了原來的實力,恐怕不是那麼好對付!」史威恩心裡暗暗叫

著不妙。

    奧爾亞瑟突然道:「史威恩,把我放開吧,今天的事情就當什麼也沒發生。

黑龍到這裡了,暗黑教會的人也很快就會到。我想你現在盡管實力大增,可是寡

不敵眾,你也不希望整個暗黑教會和你為敵吧!」

    這娘們的話可真是滴水不漏!史威恩略一思考,笑道:「誰說不是這樣呢,

奧爾亞瑟小姐,我還有點事情,先行離開了。」

    說完,他抱起了穿著聖女盔甲的克蕾曼,朝另一個方向激射而去。

    那條黑龍認出了半空中的史威恩,嗷嗷大叫要上前追趕他胖揍一頓,被奧爾

亞瑟喝住,悻悻然回到已經穿好了衣物的奧爾亞瑟身邊。「這個臭小子居然變得

這麼厲害,真是難以置信,如果能夠拉攏他加入暗黑教會,我們的實力可是大增

……」只不過她不知道自己是真的為了暗黑教會而希望他留在身邊,還是因為她

自己隱隱的私心。

    奧爾亞瑟朝史威恩離開的方向看去,又想到剛才史威恩一臉淫笑要和她尋歡

作樂的一幕,冷冰冰的神情也不由有了一絲松動,兩團紅霞飛上兩頰,看上去居

然有些難得的嬌羞之色。

    呃,剛才調情的手法還真是老到,讓老娘我都快經受不住!這個小混蛋,即

使要讓他加入暗黑教會,也要好好教訓教訓他,讓他知道調戲老娘的恐怖下場…

…她心裡頭自以為惡毒地想著,卻不自知臉頰已經有兩片紅霞悄悄地飛了上來,

倒也襯得她的皮膚雪白而滑膩,讓人忍不住想掐一下。

    史威恩飛離了一段距離,到了一處山坳,這才同克蕾曼一塊落回地面。

    克蕾曼就像是一塊人型的大石頭,抱在懷裡的感覺可不怎麼好受,絕對沒有

留給史威恩以往那樣想入非非的空間,一點都沒有……

    呃,那可是克蕾曼呀,聖路易斯帝國的第一大美女,不是蓋的。普通人能夠

站在遠處看看就已經很滿足了,如果能夠摸一摸她光滑如緞的雪白肩膀,死而無

憾呀!可惜,披上了這件討人嫌的聖女盔甲後,整個人變得冷冰冰,實在是沒趣

得很。

    簡直是大煞風景嘛!史威恩嚷嚷了兩句,忽然間又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點不

舒服,便活動了一下筋骨。史威恩一邊伸胳膊伸腿,一邊郁悶地想,能夠抱克蕾

曼,本來應該是很爽的事情,沒想到因為這件盔甲胳膊都抱得有點發麻作痛,奶

奶的!對盔甲又恨上了幾分。

    將龍氣灌注雙臂,直抵兩只手掌的十根指頭,淡淡的金光自十根手指透發而

出,史威恩輕輕活動一下,在半空中留下了數道金色的殘影。

    俯下身,十指扣在銀白色的盔甲上,強大的龍元之力隨著十根手指透發而出

,連史威恩自己都忍不住有點驚訝,沒想到自己不知不覺已經具備如此神力,本

來就自信的他,此時更加有信心了。

    「哈!」

    史威恩大喝一聲,十根手指頭同時發力,「哎喲!」預料中盔甲在指力下分

崩離析的畫面沒有出現,反倒是一股劇痛從手指頭導電似的傳到全身的每一個細

胞,痛得史威恩眼淚都掉了下來,兩只手癱軟地垂落。

    十根指頭軟綿綿的垂擺著,史威恩舉起雙手透過淚眼看去,指頭紅腫得仿佛

胖胖的饅頭,碰一下都痛得很。「媽的!」憤恨地看了一眼聖女盔甲,史威恩和

聖女盔甲的這梁子越結越深,橫看豎看都不順眼。

    「愛麗絲,難道沒有別的辦法可以打開她身上的盔甲了嗎?」史威恩郁悶地

道。

    「沒有。」

    愛麗絲晃動著胖胖的腦袋,圍著克蕾曼打轉,一邊嘖嘖歎息:「到口的肥肉

不能吃下去啊!」說著這話的愛麗絲還擺出一副十分難受的表情,這一點讓史威

恩十分郁悶,這只色龜還真是憂自己所憂,想自己所想,也不知道是不是它本性

就很好色?

    「得想個辦法!」史威恩的目光在克蕾曼凹凸有致的身體上停留了片刻,喃

喃地道。盡管這誘人的玉體目前只能停留在他的腦海裡。

    正盤算著,遠處突然出現了一個黑點,史威恩警覺起來,用神識查探,發現

居然是艾麗雅。

    以遠處連天接陌的山脈做背景,艾麗雅就像是從畫裡面走出來似的。艾麗雅

的臉上帶著美麗的笑容,美人更襯得這幅畫直入人心。這笑當然是為了史威恩。

    片刻工夫,艾麗雅已經到了眼前,老遠就露出了興奮之情,十分雀躍地朝史

威恩走來。到了跟前,看到地面上只有克蕾曼,不禁奇道:「那個暗黑教會的賤

人呢?」

    史威恩沒好氣的道:「跑掉了。」

    「哦。」

    艾麗雅漫不經心地答道,過來一把環抱住史威恩的手臂,把嘴巴湊到史威恩

耳邊,語氣很是熱切地道:「史威恩,看到你太高興了。那幫家夥殺得正激烈呢

,我可沒興趣陪他們糾纏……你把他們的首領抓住了,有什麼計劃嗎?」

    史威恩正在為克蕾曼身上這件頑強的聖女盔甲頭痛,艾麗雅的到來並沒有讓

他格外開心,聞言心裡更加煩亂,道:「什麼狗屁計劃,如果他們問我要人,給

他們得了!」

    想了想,還是搖搖頭道:「不能這麼便宜了光明教會的那幫混蛋,如果不是

他們,現在也不會這麼麻煩了。」

    艾麗雅正要問什麼事讓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史威恩也會覺得這麼麻煩,史威

恩眉頭一挑,朝艾麗雅來的方向看去,那邊的景致可已經變得沒那麼好看了。他

的目光透出一股冷峻之意:「教會那幫雜種來了。」

    艾麗雅嚇了一跳,有些驚惶地看著史威恩。

    「沒事,他們來得正好,干脆把這些老頭一塊解決了了事!」在短暫的停頓

之後,史威恩拿出了破釜沈舟的決心,淡定地冷笑道。

    看著史威恩重拾的自信,艾麗雅雙目放光:「好啊!」

    兩人干脆靜候在原地。片刻之後,半空出現了無數黑點,除了光明教會的多

名長老,還有許多其他沒有見過的人馬。光明教會的這幫長老剛一出現,另一批

人就跟在他們後面出現。這幫人應該是暗黑教會的主力人馬,納什卡、牛頭人、

獸人等老面孔均在其中。

    史威恩的神情如同湖水一般波瀾不驚,沒有任何變化,修長的身軀如同筆直

的山峰佇立,衣襟被風揚了起來,以他為中心,方圓百米之內的空間似乎被某種

奇異的光芒籠罩,流露出一種不可侵犯的強大氣勢。

    史威恩眼神劃過了一絲冷厲,目光掃過半空中密密麻麻的眾人,嘴角泛起了

冷笑,卻只是沈吟不語。

    光明教會這幫長老本來氣勢洶洶,都已經做好了打算,準備一上來就向史威

恩要人,可是一見史威恩,卻一個個被史威恩的氣勢震攝住,無人敢開這個頭。

說也奇怪,這小子年紀輕輕怎麼就能產生如此淩厲的煞氣?

    「史威恩,我們的聖女呢,奧爾亞瑟殿下被你藏到哪裡去了?」牛頭人終於

忍不住了,他跳了出來,瞪大眼睛問道。

    不少暗黑教會的教眾趁著牛頭人的發問,跟著他一起嚷嚷起來,一陣喧嘩後

,牛頭人頓時覺得信心十足,兩手叉著腰,威風凜凜瞪著史威恩。

    史威恩在關鍵時刻任由黑龍救走了奧爾亞瑟,本意是避免和暗黑教會以及光

明教會同時發生沖突,沒想到現在奧爾亞瑟被黑龍救走了,暗黑教會和光明教會

的人還是找到他頭上,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按照史威恩的個性,如果沒有實力自

然不會去捅這個大簍子,但是一個牛頭人大模大樣對著他大吼,讓他頓時起了一

股無名之火。

    「奧爾亞瑟小姐已經是我的小妾,你們身為暗黑教會的人,我也不和你見怪

。迪特魯,你退回去吧!」史威恩好整以暇的話就像在平靜的湖面丟下一顆石頭

,頓時炸開了平靜的水面。

    迪特魯腦袋比旁人要愚鈍一些,他想了一會才明白過來,臉皮立時漲得通紅

,又驚又怒:「你、你胡說八道!」

    暗黑聖女是暗黑教會的至尊代表,是屬於教會的一個標志,盡管這些教眾為

人乖張,不像光明教會的那些神官們被嚴格的道德規范所限制,但是暗黑聖女被

玷汙這種事情,對於他們來說同樣無法接受。

    其他暗黑教眾聽了史威恩的話後,也都群情嘩然,每個人的反應和迪特魯都

差不多,個個怒形於色,吼聲連連,這簡直就是對他們暗黑教會最大的侮辱,這

些人叫囂著就要一起蜂擁而上把史威恩做掉。

    反觀光明教會的長老、神官們,則不禁個個竊喜偷笑,面上露出了幸災樂禍

的神色,對於這樣有趣的事情,不僅是對暗黑教會的打擊,更是對暗黑教會最好

的侮辱,這怎麼能不讓他們感覺到大快人心呢?這群頂著光明神高帽子的神官們

可是巴不得多發生幾件,此時此刻,他們都面帶笑容看暗黑教眾抓耳撓腮的樣子

,真想和史威恩攀點交情,甚至好事者想要幫史威恩出出主意。

    「你們的聖女不也在人家手裡嗎,還笑我們?」暗黑教眾見光明教會的人得

意的樣子,終於有人忍不住喊道。

    這一個不大的聲音頓時讓正幸災樂禍的光明教會的人也臉上無光,對於他們

來說,更是顏面盡失,相比而言,誰讓他們光明教會更注重聖女的貞節呢?說起

來,這裡除了暗黑教會和光明教會的兩幫人之外,還有大陸上許多成名的高手前

來助拳,自己的聖女被史威恩這個淫蟲抓在手裡,如果傳出去那可是大陸上今年

數一數二的醜聞。現在看起來,光明教會和暗黑教會有些唇亡齒寒和同病相憐的

味道了。

    數名長老的臉也掛不住,這些長老年紀不小,榮譽感和光明教會如出一轍,

光明教會跟著丟人,他們也跟著丟人,最是沈不住氣。眼看著暗黑教會的人拿出

剛才自己對待他們的態度看著光明教會,還有一眾的外圍高手看著熱鬧,頓時讓

他們顏面掃地,立刻有人跳出來對史威恩大吼。

    可惜一陣熱鬧之後,沒人敢輕易上前和史威恩交戰。

    說也奇怪,這裡高手無數,史威恩這邊不過區區兩人,另外一個還是一名柔

弱的少女,怎麼說也不應該害怕他才對。但史威恩此刻暴露出來的氣勢卻如同大

海中翻滾的波濤一樣,浩蕩連綿,滾滾撲來,即使面對著空中數千人,也沒有任

何懼色,反而給他們一種感覺:自己這麼多人,在對方眼裡就像螞蟻一樣渺小。

    在他的眼裡,不過是成片的螞蟻罷了。

    因此一時間出現了尷尬的一慕:數千人中,盡管吼聲連連、叫聲震天,卻沒

人敢充當第一個人試試他的實力深淺,連一個人都沒有。

    這一幕在接下來數天時間裡,也將傳遍大陸,史威恩「淫蟲」、「無敵」的

大名也會被某些好事之徒掛在嘴邊。嘖嘖驚歎者有之,表示不屑者有之,更多的

人則是對史威恩這個新近冒出頭的高手好奇。

    當然,離奇的事情總會越傳越離譜,尤其這件事與光明教會和暗黑教會的至

高存在相關——兩大聖女和這個不羈的少年很可能有著超出普通范疇的關系,足

以讓光明教會和暗黑教會閉門思過幾年只為了忘記這段羞辱……

    醜聞、曖昧、各種離奇的消息不脛而走,誇張的說法是史威恩乃是天神和惡

魔的淫亂之子,在日後百年裡,此子不知將給這片大陸帶來怎樣恐怖的災難。

    回到現在,史威恩看到這些所謂的「高手」色厲內荏,感覺實在好笑。這就

像在維利爾小鎮的時候,那幫有錢的少爺一樣,他們通常是一群人圍住了自己和

羅西,然後用各種汙言穢語辱罵,就是不敢動手,真是同樣的一群可憐蟲!

    想到了羅西,史威恩的心裡忽然生出了幾分想念和傷感,有好一陣子沒有回

到維利爾小鎮看看去了。等這裡的事情平定了以後,一定要帶艾麗雅、梓琴、紅

月、勞拉……帶她們回去看看。羅西這家夥,不知道還是不是為了錢的事情在煩

惱,如果他想學習魔法,自己倒是可以為他請個不錯的老師……

    史威恩不合時宜地在這個時候走了一會兒神,這些事情在一瞬間閃過了史威

恩的腦海,隨著他的出神,以史威恩為中心的力場發生了微妙的變化,陡然變得

柔和、內斂起來。

    在外面包圍的數千人不乏高手,立刻有數十人感應到了力場的變化,他們迅

速在心裡做出了判斷,如果要攻擊,此時此刻絕對是良機!

    約有三十個這群人裡頭的頂尖好手同時激射而出,也只有頂尖的高手才能夠

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做出適當的判斷,拳風、劍氣、刀意,以及各種絢爛的魔法以

史威恩為目標同時射去,各種進攻方式交集在一起形成了一股可怕的風暴,在半

空中蕩起了一道色彩絢麗的力場,他們唯一的目標——史威恩!

    史威恩本性桀驁不馴,天生有一股傲性,只不過在昔日實力不濟的時候,他

壓住了自己爭強好勝的雄心而已。此刻在大陸眾多的高手眼前,原本只是分心一

會兒,現在一看眾人飛撲而來,很快就反應過來,凝神斂氣,立即就感覺到胸中

蕩起了萬丈豪情,群雄的氣勢越是激烈,史威恩越感覺到體內的熱血瘋狂沸騰了

起來。

    金色的龍氣如同潮水一般從史威恩的體表滾滾湧出,本來百米的力場頓時激

增了數倍。

    數百米之內,空氣仿佛火焰燃般燒了起來,充滿了萬丈金光。

    那些拳風、劍氣、刀意,還有各種絢爛魔法碰到了金光之後,仿佛火焰碰到

了水,瞬間就消弭於無形之中。

    本來對群攻還頗有些期待的眾人正熱切觀望著進程,對結果多少還是有一些

期待。當然他們也非常客氣地想:這麼多人一起進攻,威力盡管強大,但也不一

定要直接秒殺史威恩,能夠讓他吃點苦頭,受點傷就行了。

    所有人多少抱了樂觀的心態等待結果,沒想到結果比他們預料的要提早出現

。史威恩不光輕松化解了這群高手的合力攻擊,而且神色不變,舉重若輕,實力

之強實在難以預料,讓眾人臉色大變。

    「史威恩,快點把克蕾曼聖女放開,我們就放過你!」

    一個神官大聲喝道,可惜他色厲內荏的樣子別說史威恩,就是艾麗雅都看出

來了,忍不住嗤之以鼻冷笑了一聲。

    「史威恩,我們干脆耍耍他們,待會我們一起沖出去,讓他們跟在我們屁股

後面追,怎麼樣?」這個神官氣急敗壞的樣子讓艾麗雅心裡一動,想出了一個好

主意。準確說是她頑皮地想要尋些樂子。

    「我看行啊!」史威恩沈吟片刻道。

    那邊眾人見史威恩不答話以為他正在考慮這個神官的條件,心想畢竟這小子

只不過一個人,識時務的給大家一個台階下,我們也買他個面子放他離開得了。

所有人雖然明知道史威恩實力不凡,卻到底都仗著自己人多勢眾,以為一個毛頭

小子一定會怕了他們這幫老古董,下意識就因為自己的心理優勢而大意了。

    見史威恩張開了嘴巴打算說什麼,幾個長老清了清嗓子準備把已經打好腹稿

的場面話說出來,史威恩眼裡突然閃過了一道神秘笑容,幾個長老被這道似笑非

笑的笑容糊弄了片刻,突然見兩道影子劃破了天空,以一種匪夷所思的速度朝外

射去。

    那幾名帶頭長老愣了一下,還沒轉過彎來,就已經聽到這邊有反應快的人大

喊了起來:「那淫蟲逃跑了,大家追啊!」

    大概還沒有適應過來,在眾人施展魔法、駕駛坐騎追趕史威恩時,幾個長老

還在納悶,怎麼自己反應過來的時候這邊已經是一片混亂。

    飛獸、魔法師,還有各種武者一窩蜂朝史威恩逃跑的方向追趕而去,不時有

幾只飛龍腦袋和尾巴撞在一起,或者魔法師的肩膀被武者當成了踏腳石,一個大

腳印踩了過去……

    幾名可憐的長老大概是因為年紀大了,身體的反應確實比別人遲鈍,在追趕

中,更加沒有那些年輕力壯的人跑得快,擠又擠不過別人,還被人群沖擊得七零

八落,一個長老被撞得七葷八素,好不容易穩住了身形,又被後面一頭巨大飛龍

的尾巴「輕輕」撫摸一下,半邊臉頓時紅腫起來,氣得吹胡子瞪眼暴跳,差點血

流沖上腦門,直接昏倒過去。

    「哈哈,有趣,好好玩!」艾麗雅忍不住歡呼道。

    史威恩和艾麗雅在飛行的時候不時回頭看上一眼,看到幾個長老被沖得七葷

八素的樣子忍俊不禁,艾麗雅一個勁的在旁邊拍手叫好,儼然已經忘了自己其實

是冒著危險玩瘋狂的遊戲,她還意猶未盡道:「史威恩,太好玩了,我們和他們

捉迷藏吧!」

    史威恩表面上看著像是嬉皮笑臉,其實心裡頭卻一直有個小算盤,知道這個

時候絕對不是玩鬧的時候,他忽然感覺到遠處有一股熟悉且強大的氣息朝這邊極

速趕來,他淡笑道:「艾麗雅,你不要太過分了就行,我有點事情要辦,到時候

在帝都碰面,嗯,就在修城家吧。」

    「好!」得意忘形的艾麗雅也沒有細問,一個漂亮的轉身,朝遠方激射而去

。光明教會和暗黑教會的人馬追過來時,只看見一個小黑點,忙氣急敗壞改變方

向,朝她繼續追趕。

    史威恩則朝那個熟悉的氣息方向激射而去。

    大約十分鍾,史威恩停了下來,好整以暇等待那人的到來。

    「史威恩,又是你!」

    史威恩笑道:「人生何處不相逢,奧爾亞瑟,我們又見面了!」他抱著克蕾

曼的姿勢改變了一下,總算緩解了一下他胳膊的酸楚。

    奧爾亞瑟眼珠轉了轉,笑道:「你在這裡等我,難道有什麼事情要對我說嗎

?」

    史威恩笑道:「還是那件事啊,剛才你說如果我不放過你恐怕會遭到暗黑教

會的追殺,現在我放了你,還是被暗黑教會和光明教會兩幫人追殺,實在太冤枉

了。」

    奧爾亞瑟心道糟糕,不過神色如常,淡定地道:「雖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打什

麼主意,不過我還是想要提醒你一下,史威恩,這個世界上有些東西是你惹不起

的。不要小看了我們暗黑教會的實力,我們真正的實力,你根本就預料不到!」

    史威恩笑道:「我這個人可是吃軟不吃硬。」

    說完,史威恩伸出右臂,空氣中出現了一道金色的巨大手臂,朝黑龍抓去。

    「神之右手?」

    看著突然出現的異象,奧爾亞瑟目瞪口呆地說道。

    史威恩輕輕笑了,這並不是什麼神之右手,而是在《烈火真龍錄》中記載的

一門神功,將自己身體幻化成為武器,將擁有極為強大的力量。

    金色的巨大手臂有三人合抱的大樹那麼粗,一個手掌更是長達四、五米,那

幻化的手掌一把捏住了黑龍的大嘴,然後掄起來朝地面砸去。黑龍在半空中翻身

掙劄,斗得十分勇猛。好黑龍,居然在離地面只有四五米的時候猛地擡頭,收住

了下沖的勢頭。

    黑龍發出怒吼,終於調整好狀態,正要沖上半空的時候,緊跟在黑龍身後的

金色手臂重重一巴掌拍在黑龍的腦袋上,黑龍沒想到金色手臂會突然發難,以它

那龐大的身軀,靈活性自然很差,竟然找不到一個可以躲避的方法,等它反應過

來,整個世界都已經模模糊糊,看不真切了。或者說在那片刻之間,黑龍已經被

直接打暈了,龍頭唰一下往地面砸出了一道大坑,然後整個龍身才無力的躺了下

去。

    沒等黑龍擡頭,金色手臂瘋狂拍打黑龍的龍頭,一下、兩下、三下……一直

打了三十下,黑龍仍然擡頭頑強地想往上沖。

    「拍不死你!」史威恩看了奧爾亞瑟一眼,奧爾亞瑟臉上的表情十分復雜,

看得出來她很是不忍黑龍受到這種虐待,但是卻沒有阻止的意思。

    見狀史威恩嘴角浮出一絲得意的笑容,金色手臂突然加快擊打的速度,在極

短的時間裡重重拍擊了數百下,只看得見道道金色殘影在空中舞動,根本看不見

手臂的具體形象。在人的肉眼看來,那快得簡直讓人忍不住興奮和贊歎。

    直到把地面砸出了一個深達七八米的大坑,黑龍被打得龍嘴鮮血長流,眼冒

金星時,金色手臂終於停了下來,朝史威恩飛去,被史威恩輕輕一招,就頓時把

這只手臂給消失於無形。

    此時此刻,那條黑龍早已經不辨東南西北,只能躺在坑裡喘氣。

    只不過和剛才略有不同,它現在是出氣比進氣還多,如果不是史威恩留了一

手,黑龍這麼堅硬的腦袋早被拍成肉醬。

    沒有個一兩天,這家夥恐怕動彈不得。想要完全恢復,至少要七到十天吧!

史威恩心道。要說別的種族,他可能不了解,可是對於龍族卻是了若指掌,對於

龍族的恢復能力那更是如數家珍,他的下手算是恰到好處。沒有干掉黑龍,是不

想和奧爾亞瑟鬧翻了臉。

    史威恩當然不想和這個冰霜美人翻臉。

    奧爾亞瑟本想阻止史威恩,不過最終沒有行動,因為她知道,自己的實力和

史威恩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

    史威恩直盯著奧爾亞瑟,看得奧爾亞瑟煩躁不安。

    「史威恩,你到底想干什麼?」

    史威恩突然想:「想當初我做了她一段時間的跟班,沒想到現在風水輪流轉

,她的實力不如我了,不如讓她做我的女僕!」

    當然這個理由他還是知道不能說出來,於是嘿嘿一笑道:「因為愛麗絲這個

色龜告訴了我世界上只有你擁有把克蕾曼這件該死的盔甲解下來的能力,因此恐

怕要委屈你留在我身邊一段時間了!奧爾亞瑟小姐!」

    「你休想!」奧爾亞瑟斷然道。

    史威恩好整以暇地道:「剛好我知道一個可以讓人變得非常聽話的魔法,不

管施展到誰身上,可以激發他最大的痛苦,無法拒絕我所要求的任何一件事情。

如果你不同意,我恐怕只有用這個魔法來對付你了!」

    奧爾亞瑟一句話也沒有說,面色鐵青朝史威恩激射而來,再不說話,只把各

種暗黑魔法紛紛施展而出。

    史威恩面上帶著一股惡魔般的笑容,輕輕松松就接下了奧爾亞瑟的魔法,現

在的奧爾亞瑟和他之間的距離,好比兩人最初相見時的距離,只不過地位顛倒,

奧爾亞瑟在普通高手面前致命的魔法,在史威恩眼前如同玩具一樣可笑。

    奧爾亞瑟和史威恩纏斗大約半個小時,終於發現史威恩根本就沒有進攻的意

思,而像是一直陪著自己玩似的,尤其這家夥臉上始終掛著一股痞子樣、可惡的

笑容,讓奧爾亞瑟恨得牙癢癢。只是她卻不能拿他怎樣。

    體力消耗甚巨,奧爾亞瑟終於停了下來,只是眼睛還是恨恨地看向史威恩,

不肯罷休。

    「對付桀驁不馴的人,看來只有用這種不人道的魔法了!」史威恩說完,懶

得再同她鬧著玩,也根本不給奧爾亞瑟躲避的機會,一道匕首形狀的金芒劃破了

空氣,以肉眼難以跟上的速度射中了奧爾亞瑟。

    盡管奧爾亞瑟反應極快,在金芒閃動的時候就采取躲閃的動作,卻仍然沒能

躲開。

    「這、這是什麼?」奧爾亞瑟恐懼地道,那道金芒仿佛空氣似的,瞬間融入

了自己的身體,但卻沒有任何異樣的感覺。就是這種感覺讓她覺得恐懼。

    「實話告訴你,這是一種叫做『破天椎』的魔法,沒有任何殺傷力,不過一

旦中招,金芒就會融入你的骨髓,我的意念可以讓它在你的體內活動,只要你想

反抗我或者暗殺我,下場會非常淒慘……」史威恩得意地道。

    這是《烈火真龍錄》裡一種偏門魔法,可以給予對手極大的痛苦和羞辱,一

般的戰龍是不屑於使用這種魔法,所以只有書面記載,歷史上卻沒有哪個龍族使

用過。但史威恩卻十分喜歡這個魔法,現在總算找到了機會。

    可惜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奧爾亞瑟已經發狂的朝他沖來,手中的暗格魔法就

要轟來!

    史威恩意念忙活動了起來,奧爾亞瑟的身子隨之一顫,停住了向前沖的勢頭

,隨後身體仿佛暴雨中的枯枝一樣顫抖起來,她「啊」的大叫了一聲,終於重重

地往地面摔去。身體碰到硬邦邦的地面那沈悶的聲音,讓史威恩都忍不住眉毛為

之一動:「疼嗎?」只是這關切的話語聽起來實在是猥褻。

    史威恩教訓了奧爾亞瑟,讓她明白了自己的實力,也不再同她鬧著玩,擡手

射出一道金光,籠罩奧爾亞瑟,慢慢的,暗黑聖女恢復了些許正常。

    「你想怎麼樣?」奧爾亞瑟嘴唇打了一個哆嗦,鐵青著臉道。只是聲音卻沒

有剛才那麼有力。

    「讓你留在我身邊而已,記得你讓我做了一段時間的跟班嗎,我要你做我的

女僕!」這一次,史威恩直接把自己的真實意圖說了出來。

    「休想……即使殺了我,我也不會答應你……」

    奧爾亞瑟剛說完,就感覺到一陣劇痛襲來,強烈的疼痛感讓她恨不能立刻死

去。終於,在忍耐不住的時候她高聲呼喊史威恩。

    「如果你答應我,我就讓你不再這麼痛苦。」

    「我……好,我……我答應你……不過,我也有個條件。」奧爾亞瑟虛弱地

說道。

    「什麼條件?」

    「我只答應做你一個人的女僕,只服從你!」

    史威恩沒料到這個魔法居然有此效果,就連意志力強如奧爾亞瑟,也能這麼

輕易就被這種痛苦打敗,忍住興奮淡淡地道:「既然如此,奧爾亞瑟,我們就往

帝都出發吧。嗷嗷,帝都我來了!」